-河间百姓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五月的乡情

2017-6-1 10:46| 发布者: 一个人的房间| 查看: 1921| 评论: 0

摘要:   燕来燕去,花开花落,大哥离开故土外出求学、从军整整65年了。这次,陪着从北京回来的大哥走进无棣水畔的老家,那细致入微的温暖,让我们在陶然中释放心灵、享受自然、感悟人生。短短的几天时间,一直被浓浓的乡 ...
  燕来燕去,花开花落,大哥离开故土外出求学、从军整整65年了。这次,陪着从北京回来的大哥走进无棣水畔的老家,那细致入微的温暖,让我们在陶然中释放心灵、享受自然、感悟人生。短短的几天时间,一直被浓浓的乡情、亲情所包围的大哥,激动愉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  五月的天,太阳似乎醒得特别早,而从军队退下来的大哥更有早起的习惯。我们在侄女家用过早餐,兄弟子侄7人驱车径直奔向无棣水南岸,去墓地祭拜先人。伫立在父母的坟前,大哥沉思良久动情地说,追思父母勤劳、淳厚、质朴、奉献的人生足迹,作为后来人尤须感恩先辈在我们心灵深处的记忆,捍卫与传承父母的精神和操守,学会用感恩的心正确对待学习、工作和生活,去雕刻真实而朴素的人生画卷。大哥的一番话,引起兄弟子侄们的共鸣。
  漫步在老家的乡间小路上,大哥领着我们寻找60多年前的记忆,感受老家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,享受着新农村建设的自然美、生活美。走在通向园上、通到南洼的小道上,放眼望去,绿意盎然,一大片一大片的绿,新绿、碧绿,青绿、墨绿,嫩绿、草绿,深绿、浅绿,每一种绿色都对应着一种植物、一段生长状态,织就成一片绿油油的海洋。
  大哥,在村里首先看望了年已九旬的堂兄茂枝,并专门看望了几十年前的老同学亦雄和1960年代的退伍军人文升两位老侄子,然后,到堂弟茂才家和大家就餐。席间,兄弟茂才、侄子亦领、亦清、亦龙几位和大哥的知心话儿说不完。这个给大哥细数老家的村情,那个给大哥介绍老家的村貌,亦清则给大哥盘算着这个不足千人古老而年轻的小村庄,自改革开放以来出了多少个大学生,让大哥着实分享了家乡亲人们的喜悦。
  侄子海军、陆军问,大爷这次回来走走看看有何感想?大哥说,走在老家的小道上,看着小溪里的倒影,闻着泥土的芬芳,感到亲切和舒心。生命里,你第一眼见到的地方,会永远地刻在心里,再模糊也不会迷失,走的再远,阔别再久,乡情的味道,依然刻骨铭心,就像母亲的味道,一生都会铭记。我知道,大哥的话绝对是发自肺腑。
  此刻,我想起夫铧师弟为拙作《记忆碎片》写的序言中的那段话:“乡愁是什么?它揭开我们心底被岁月匆匆挤成坚硬的外壳,轻轻触碰起心底最柔软的部分,那最寻常的情感却最是厚重、磅礴和庄严。”
  回到狮城,大哥又特意邀请在市区工作居住的立杰叔和婶子,在滨海小城工作居住的堂兄玉丹和嫂子及侄女红梅、侄子树清,共进午餐。细瞅着几位年已八旬的老人围坐在一起,与其说是聚餐,倒不如说是立杰叔、玉丹哥、大哥三位老公安、老武警、老战士之间的开怀畅谈。作为同龄人,他们有着共同的追求,共同的信仰,共同的志趣,在父老乡亲们的眼里,是无棣水畔那代人的骄傲。而今,虽早已退出各自的领导岗位,但从没忘记党和人们的养育之恩,严以律己,宽以待人,用心研究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传承与发展。轻松的交流中,最集中的话题,是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的责任,是党性、人格、良心的统一。
  五月的天,洁净蔚蓝,流动着初夏的气息。乡情,是世间最美的思念,勾起人们无尽的遐想。人生,是生生不息、继往开来的路,是代代续写百感交集、博大厚重的书。细细想来,生命是一种回声,丰盈着爱的味道;多点淡然,少点虚荣,活得才能真实自在。
  高铁站,我们和大哥一行挥手告别,相约下次再来,再叙乡情亲情,再走乡间小路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张之洞的成事之道下一篇:沧州俗话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