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河间百姓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如此大雅朱先生

2017-6-22 23:37| 发布者: 一个人的房间| 查看: 1699| 评论: 0|来自: 沧州日报

摘要:  是学人,是诗人,是联家,是书家,是官员,是书生……似乎哪个词也概括不了朱先生。对了,朱先生,是众人对朱惠民的专称,无论长幼,不管高下,见到他,都会尊呼一声朱先生,带着发自内心的敬意。  世间堪称能人 ...
 是学人,是诗人,是联家,是书家,是官员,是书生……似乎哪个词也概括不了朱先生。对了,朱先生,是众人对朱惠民的专称,无论长幼,不管高下,见到他,都会尊呼一声朱先生,带着发自内心的敬意。
  世间堪称能人的不少,如此多才多艺,诗、书、联、印、文俱佳者不多;如此真才实学,学问、人品、功力俱佳者,更不多。一辈子安于献县一隅的朱先生,端的是自带那块土地的厚重人文,风雅传承,一位大雅贤者。
  大者,大家,大气,大情怀,大手笔。有点技艺特长与大雅是两码事。
  朱惠民,笔名何许人,号得句庐主。别署“芦竹”。曾事教育,搞宣传,做县官,职业生涯中,自是做得公仆好官,更重要的身份,应是地方文化学者,放在沧州范围也是屈指可数的贤者。
  6月17日,在沧州市图书馆,朱先生的文集《朱惠民集》举行首发座谈会,并把新书二十套捐赠于市图,充实馆藏。
  这不是一套普通的书。八卷200多万字,囊括了15部书稿在其中,《得句庐诗存》《得句庐联存》《联炉翻铸菜根谭》《烟牌乱点鸳鸯谱》……是朱先生半生的心血所得,有“二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的隽思妙语,治学真功,更有对家乡传统文化的挖掘探究,拳拳深情,思想性、知识性、趣味性融于全书,雅俗共赏;文化担当,家国情怀,满满的正能量。他说,人一辈子总要留下点什么,我能给后人留下的,只有这点精神财富。专家们说,他的有些集子,在全国也是填补空白的地位。
  中国楹联学会名誉会长常江等大家推掉了自己的事情,亲来祝贺,沧州文化界也盛事共襄。而74岁的朱先生依旧低调素朴,一派谦谦君子风。因病身体似有些虚弱,与八卷书的厚重相映,令人更生敬重。一时间,不禁让人想起古人那句: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,朱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。
  翻看煌煌巨作,不少人会汗颜。不只因为朱先生的文化修养,更因为对于家乡文化的那种自觉。他不想让文化在自己这里断轶、湮灭。七十二汉墓下,有着多少远古的宝贵遗存;散落民间的史志碑刻,传递着多少历史文化信息。朱先生就几十年沉心静气,抱朴守寂,搜集整理校正,正本清源,交付给家乡,交付给时代。
  《献县翰苑知见录》《纪晓岚联语寻踪》《刘书年秋吟百首校注译白》《献县墓志铭钩沉》……朱先生发现历史,不断呈现,这些,都是无法衡量的宝贵财富。
  刘书年,是张之洞的金石老师,他的百首诗都与秋有关,诗稿散落民间,朱先生几经周折,找到一个手抄本,将这些诗整理出来,一一校正出版。这些秋诗有着很高的艺术价值,改写了自古诗词多悲秋的风格,对于文学史亦是一大贡献。
  《悲壮千秋——古今绝命辞临终诗选》,读来会被充盈其中的强烈的爱国精神所震撼。“血光刀影滚头颅,正气不磨万古呼。无数丹忠杀不尽,奈何视死作归途。他的兄长是一位烈士,他在《清明祭兄二首》中写道:少年豪放气干云,裹尸归来血尚殷。四十七无战事,谁知烈士有孤坟。在《烈士二首》中又写道:一身豪气壮兜鍪,为国何曾惜此头。愿作刑天拼到倒,无劳姓字记春秋。令人动容,亦备受教育。
  朱惠民字好联妙声名远。书联者总是不断,为此出的故事也多。他也有求必应,虽信手拈来,却总是用心良苦,意味深长。比方说,为勉励政府官员,他书:“向我看齐,心底无私发豪语;为君叫好,党人在处有标兵”。冷眼看时弊,他的诗联幽默也犀利,为诫机关编制过滥,表面文章,他书:“委员会何其多也;实干家宁非少乎”?想到了冗员懒官,他写道:“吃粥何多熬粥少;剃僧虽易退僧难”。在他眼里,不干事、不读书、没文化的官是不能容忍的。“生平两大怕官场酒场;座右一奇铭党心民心”,他的自题小像,是这位正直无私的老人的真实写照。
  胸怀家国,心忧天下,朱先生诗联里的那些动人之处,皆来自于此。他没有一味地沉浸于古人式的遣词炼句中,就像他当年坚守抗洪一线,写下几十首百姓都能听懂的诗,他的字,他的联,他的句,皆来自生活,来自百姓,是属于这个时代的。
  他创作的那副“政声人去后;民意闲谈时”,可谓名联,曾在2000年全国“宝丰”杯楹联大赛中获得银奖(金奖空缺)。他这样解释此联:一官在任,辞多溢美,概惧其势而讨其好也,及其卸任,是非功过,始能曲直,人去之后有政声,是真贤也。在任欲知得失,问于左右莫如闻于民众,正襟危坐,莫如茶饭闲谈,不经意之言,始为真言。
  说起来,这联可是大有故事。他有一诗趣说此事:初援无出处,尽道古人云。唐宋谁知我,明清未有闻。糊涂身作古,辽阔地无坟。真遇痴求者,纸将何处焚。原来一位作者以此联参赛未注出处,后有人识得是朱先生原创,几经印证确定才落于他名下。当年在深圳街头到处是此联公益广告,媒体也广泛引用,影响颇大。人们都以为是古人作品,才有此“古人云”的调侃。其实,这一联,是朱先生在送时任县委书记吴野渡到沧州赴任时,刻的一方印所题边款。
  朱先生面如重枣,看似严肃沉朴,见面握手呼同志,却毫无官气,实则他是个极风趣的人,快乐创作,娱己娱人,有君子之坦荡,无小人之戚戚。听他和旁人说起研学为文的那些趣事,让人忍俊不禁。
  很多书家写字,多是书现成的句子,在朱先生这里,都是自撰自书,妙语联珠,倚马可待。早年一位记者海龙去献县采访,朱先生遂出一联:“正襟观大海;待日化苍龙”,才思敏捷,令人叫绝。与另一位曾为记者也是书法家的牛惠彬,夜饮长谈,高兴处,透窗一望运河,不假思索,落笔写出一联:饮尽天河补御河,携来云锦铺地锦。巧妙嵌名,让人不得不叹服。难怪有人叫他“当代纪晓岚”。
  朱先生的诗联皆生动,接地气,入情理。卷中有他写的《代妻作苦乐吟十六首》,是他写给老妻的,深情于风趣中自现。“放学归家事事粗,抱柴烧饭饲鸡呼。手端一碗看猪食,知道饭人抑饭猪?”“平房老旧换楼居,四代同堂沐世熙。不厌老公闲处咏,清时乐痒老头皮。”我说写得好,他笑道,好不好不知道,反正是把她写哭了。
  献县书法家吕玉明是朱先生挚友,日前作古,他作挽联:这多人送我行耶恕不能起来谢谢;些个事由它去吧还让咱躺下歇歇。生死看淡,世事洞穿,这诙谐乐观,是另一番性真情深。
  因为他的联语精妙,妙不可言,不仅屡获大奖,还被提名“联坛十杰”。全国楹联学会理事、河北省楹联学会副主席、沧州书协副主席……一众社会职务,却也没影响了他每日吟诗习字,写上半天。如今,人书俱老,他的字是越发的散淡随心,也更加的有味道了。2013年,有人给他在沧州办了一个“朱惠民诗联书法展”,名为汉唐诗韵,所有的联都是出自他的原创。他的书、联、印,挂上了周恩来纪念馆、施耐庵纪念馆,国内国外获奖,他亦喜,却不言不语,从不张扬。端的是“精神到处文章老,学问深时意气平”。
  抛万千言于世外,留一二句在人间。朱先生在《得句庐联存》封面上自署此联。想象他徜徉于秦汉故地,静心于书斋句庐,就像一位魏晋高士,深爱着这片土地,又超拔于尘世之外。于此时节,屋外夏日炎炎,翻阅朱先生辞章,听着朱先生故事,却是如沐春风。
  献县文化人于万复说起朱先生,敬重溢于言表。朱先生手边常常书籍半人高,几日不去,再找先前的书,早已换了新的;他不上网查资料,有了疑难,都是翻典籍辞海,务求准确;在任时因政务繁忙,读书写作均在业余。夜为日之余,阴为晴之余,冬为岁之余,他就把书斋起名为“三馀”,作一联挂于壁上:“人生不满百去尾掐头有补于时无几;昃日弥足珍争分夺秒能归于我不多”,让人知道自己珍惜时间,莫作无谓闲谈。清修苦学,治学精神令后生感动。
  于万复难忘朱先生三十年给予自己的提携。前几日大家一起坐,朱先生还谆谆教导,不管是书家画家,都要提高综合素质,增强传统文化修养。朱先生说,要多读书做学问,读书人最后拼的是学识。每天写一首诗,朱先生常给评点修改。说,你写的诗,不要过多加注解,要让人一看就能明白。他待人实在,不保守,没虚套,有问题就指出来。他亲自带学生。让年轻人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成长。如今,在献县,有六七十人的文化梯队,诗书画印,文学影视,地方文化研究蔚成风气,颇有成就,成为沧州文化界值得关注的“献县现象”,与朱先生的文化引领、不吝提携关系甚大,也是他人格魅力所具的凝聚力使然。
  难怪来宾们感叹,朱惠民是献县的,是沧州的,也是全国的。朱先生是献县的骄傲,有这样的文化引路人,这块圣贤先哲辈出的土地,出现文化繁荣之象,亦是在所必然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沧州俗话下一篇:宣惠河变迁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