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河间百姓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宣惠河变迁

2017-6-22 23:38| 发布者: 一个人的房间| 查看: 2163| 评论: 0|来自: 沧州晚报

摘要:  宣惠河,以前称王莽河,也叫王霸河。  它起源于吴桥县王指挥村分水闸,流经吴桥、东光、南皮、盐山、孟村、海兴等六县入海,全长165公里,像横在沧州东南沿海六县的一条卧龙,奔腾不息。是一沧州南部的重要排沥 ...
 宣惠河,以前称王莽河,也叫王霸河。
  它起源于吴桥县王指挥村分水闸,流经吴桥、东光、南皮、盐山、孟村、海兴等六县入海,全长165公里,像横在沧州东南沿海六县的一条卧龙,奔腾不息。是一沧州南部的重要排沥河道。沥涝时,排泄沿河各县大洼、沟渠洪水。平常年景,养鱼养虾,潺潺流水,浇灌庄稼,养育沿岸百万人民,滔滔大水流入大海。
  东光有两条行洪河。一条是西边由南而北的南运河,是与景县、阜城县的界河;一条是东南境界是漳卫新河,是与山东省宁津县的界河。宣惠河夹在中间,靠近县城,是条排沥河。它同排沥河道沙河、龙王河和江沟河及胜利渠、跃进渠、革新干渠、漳龙干渠等河、沟、渠相沟通。排沥通畅,浇灌便利,利民惠民,百姓受益,是条利民河。
  《东光县志》载,“历史称王莽河。清康熙三十六年(1697年)开浚,用于宣泄上游及沿河各地之积涝,取‘利国惠民’之意,故名宣惠河。”
  关于这个名字的来历,另有一种美好的传说。《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河北?东光卷》中《宣惠河的来历传说》里说,从前有婆媳俩过王莽河,婆婆不小心滑倒在河里,儿媳为了救婆婆,没顾及怀中的孩子,等救上婆婆来,孩子早已被河水冲走了。婆婆训斥儿媳,“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嘛!”说着就投河寻死了,儿媳心里更难受,在岸上一直哭了三天三夜,不吃不喝,最后就在岸边跪着死了,后来人们为了宣扬这个贤惠的儿媳妇,于是将王莽河叫成宣惠河了。
  宣惠河也有不尽意的地方,也有伤害人的时候。它是西汉大将王莽篡位,建立“新”王朝(公元9年至公元23年)以后,修的这条河,叫王莽河。据传,王莽在西汉为大将时,与南皮刘夫青的刘太监,同朝为官,二人不和。刘太监为皇帝脱袍,伺候皇帝,是皇帝的人,他看不起王莽。王莽修王莽河从刘太监老家南皮过。觉得刘太监应有所表示,或送点什么。刘太监不买他的账。王莽心里憋着气,就想出出这口恶气。
  不知怎么的,王莽知道了刘太监在刘夫青北有个坟地,很有风水,于是他就想出了一个鬼主意,让河从刘太监的坟地穿过,破破他的风水宝地。
  河原定从源流寺家北,南皮范家村西向东北修,这样南高北低,流水通畅,一泻千里。可王莽改了主意。在范家村向东南修,经过薄家、生刘庄,一直向刘夫青刘太监的坟地修,刘夫青那里是金沙岭,地势高。河修成了,破了刘太监坟地的风水,王莽出了气,可使农民百姓遭了难。
  王莽河在范家向东南拐了个弯,形成了一个椅子圈。把河南的东、西源流寺,东、西杜庄等13个村,圈在椅子圈里,不修河夏天下雨,水从南向北流,从高向低,畅流无阻,流向大海;修了河,夏天再下雨,南来的水流到源流寺一带的椅子圈里,由河挡着,再也溜不下去,只有存在这里,特别是一闹水灾,河里的水满满的,有决口的危险。
  《东光县志》载,自东汉安帝永宁元年(公元120年)至1977年,1897年间,东光县遭水灾94次,次次都是源流寺一带最严重。平地行船,庄稼全部被淹。每到这时,两岸人民上岸护堤,常常打水仗,怄水气,闹得友不友,亲不亲,如见仇敌。
  民国初期,1917年7月,连降暴雨,运河决口,全县被淹200多个村,王莽河水情吃紧,河北迟迟不扒范家坝,河南源流寺等18村,每村出一20岁左右会武术的青年,组成18勇士,手持铁锨,去河北扒范家坝。正在与河北护堤人员争执时,河北岸东边来了个抬轿子的。18勇士误认为是官府的人,急忙向回跑,没来得及上桥,都跳到河里。由于水深浪大,不会浮水的,淹死四五人。事后有人写了个《大闹范家坝》的地方小戏,传述这一悲剧。
  新中国成立后,国家对这条河进行了多次疏浚、筑堤、改道等治理工程,使之成为沧州地区南部的重要河流水利系统。
  除1977年6月24日至7月5日全县降雨317毫米,被淹外,45年无一水灾,近十多年来,旱情较重,但宣惠河的水常年不断,虽有的地方水有些污染,也没妨碍浇地,有的河段河水被抽干了,等一夜河沟里还能长出水来。所以,宣惠河两岸农民用河水浇地,能保好收成。十几年来,年年夺取大丰收,宣惠河作出了大贡献。
  宣惠河两岸百姓,由宣惠河的滋养,走向了小康路。生活富裕了,家家户户盖新房,有的买了小轿车,还有的到县城去买楼。城里买车的就更多了,家家户户住上了高楼。东光旧城向东扩建出二三公里,高楼盖到了宣惠河东岸。十层到二十多层的高楼,一栋栋,一群群,平地拔起。有商厦、宾馆、党政机关、医院、居民小区、公园,建得齐全。建成了东光新城。大街、马路,宽阔、平整如镜。从东光城里开出的汽车,向东跨过东光宣惠河大桥,东行一里,向北插上京台高速公路,直奔沧州。汽车一辆接一辆,来回穿梭,像洪水一样滚滚流淌,奔腾向前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如此大雅朱先生下一篇:诗人与海

最新评论